负暄之乐
周末在家歇息,打開窗户,满室钻进冬日的暖阳,如钻石般闪着耀眼的光辉。    想起“负日之暄”这个故事,不由莞尔。说的是古代宋国一个老翁,终身躬耕于垄亩,家常便饭度日,粗布麻衣过冬,仅有的财富是晒太阳。晒着晒着,他经常感到很高兴,所以,灵机一动,“负日之暄,人莫知者,以献吾君,将有重赏”——想将自己晒太阳的高兴作为妙法,献给君王。作者是嘲讽老翁见少识浅吧,用现在的话来说,是赤贫约束了想象力,不知人间还有锦衣貂裘可御寒、豪宅火炉可取暖。可或许什么荣华富贵都享尽的君王,还真不知晒太阳的趣味呢,重要的是他未必有那份闲适放松的心境啊!    白居易却十分了解老翁,他也觉得冬季的太阳是价值连城。在《负冬日》中他写:“杲杲冬日出,照我屋南隅。负暄闭目坐,和气生肌肤。初似饮醇醪,又如蛰者苏。外融百骸畅,中适一念无。旷然忘地点,心与虚空俱。”瞧瞧,贫民晒太阳晒出了健康与高兴,大诗人晒太阳晒出了哲学与禅意,放空自己的感觉可真是千金难买。    在太阳杲杲的冬日,我必会晒被子。然后赶在日影移走之前,把晒了一天的被子铺上床,晚上睡觉会闻到阳光的滋味,好闻的气味能促进一个好的睡觉。我记住妈妈说过,千万别等太阳没有了再收被子,那样就感觉不到白日太阳晒过的温暖了。    这世界上,不管你是怎样富甲天下,仍是穷得一无所有,在宝贵而无价的冬日暖阳面前,都一概众生相等。负暄之乐,只在心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